时时彩平台官网登录-

原标题:光大证券52亿巨额踩雷后续:先期赔偿5.5亿,更多索赔在路上 来源:财经杂志

图/视觉中国

文|《财经》记者杨秀红 张欣培

编辑 | 陆玲

光大证券(601788.SH)52亿元巨额踩雷事件出现新进展。

5月12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下属孙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光大浸辉”)被裁决向上海华瑞银行支付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加上5月初披露的向深圳恒祥股权投资基金(下称“恒祥基金”)支付1.5亿元本金及相关费用,光大浸辉已因投资失利被索赔5.5亿元。

“公司尊重法律结果,将督促光大浸辉按照司法程序积极应对,履行好相关职责,尽最大努力维护公司及投资者权益。”5月13日,光大证券相关人员对《财经》记者表示。

上述踩雷事件源自于光大浸辉与暴风集团(维权)(300431.SZ)联手出海并购项目陷入困境。2016年,两者联手国内多家财团设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浸鑫基金”),该基金合计募资52.03亿元,用于收购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的65%股份。

启信宝数据显示,浸鑫基金有14名出资股东,其中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财富”)出资额最多,高达28亿元,占比53.82%,从股权结构看,这些出资股东背后,还有更多的机构参与其中。

由于出资人众多,上述5.5亿元的索赔或只是冰山一角,未来光大证券可能面临更多的索赔。其中,最大出资方招商财富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已提起诉讼,诉讼金额高达34.89亿元。

对于后续可能面临的索赔金额,光大证券相关人员对《财经》记者表示:“由于MPS涉及的关联方较多,法律关系模糊,一些争议事实也正在调查、核验中,最终光大资本的责任和损失金额尚不能准确估计,预计需要通过一系列法律程序得到完全证实和确认。”

赔偿5.5亿元

光大证券孙公司光大浸辉踩雷海外投资MPS事件有了最新进展。

5月12日,光大证券公告,近日其孙公司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针对仲裁结果,光大证券向《财经》记者表示,公司尊重法律结果,将督促光大浸辉按照司法程序积极应对,履行好相关职责,尽最大努力维护公司及投资者权益。

此前4月30日,光大证券也收到了一份仲裁通知,裁决其孙公司光大浸辉等三家企业支付申请人恒祥基金投资本金1.5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尽管两宗仲裁结果已落地,但因浸鑫基金出资人较多,光大证券踩雷MPS事件远没结束。

“公司对相关事项高度重视,尽最大努力积极处理MPS项目处置相关工作,督促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开展境内外追偿等处置措施。与此同时,进一步完善公司合规风险体系建设,全面加强对子公司的管理。”光大证券相关人员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经历一系列风险事件后,光大证券进一步加强了内部风控体系。

光大证券向《财经》记者表示,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的风险排查和整改,全面加强对子公司的管控力度,进一步构建稳健、审慎的风险文化,完善风险合规体系,提高风险防范化解能力。

踩雷事件的发生,让光大证券遭受巨额损失。在今年年初光大证券发布的《关于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披露,2019 年下半年公司对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层面计提预计负债及单项重大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16.44亿元,减少2019年利润总额人民币16.44亿元,减少净利润人民币13.3亿元。其中,针对MPS事件计提的预计负债13.01亿元。

根据光大证券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00.57亿元,同比增长30.4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8亿元,同比增长449.68%。

最新披露的4月份财务数据显示,光大证券4月份实现营业收入10.25亿元,环比增长66%;净利润5.38亿元,环比增长5.5%。光大资管4月份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环比下滑21.9%。净利润6198万元,环比下滑23.44%。

或面临更多索赔

光大证券此次踩雷事件源自于其孙公司光大浸辉与暴风集团联手出海并购失败,该并购项目已沦落至破产的境地。

2016年,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等设立了浸鑫基金,并拟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的方式直接或间接收购境外MPS(全称MP & Silva Holding S.A.)公司65%的股权,该基金合计募资52.03亿元。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6000万元。

资料显示,MPS是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拥有管理并行销顶级国际体育赛事版权。除版权运营业务,MPS还提供节目制作和体育赛事赞助咨询等。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后来,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2019年2月25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这令浸鑫基金及其投资人陷入巨额亏损风险之中。

启信宝数据显示,浸鑫基金2016年设立时有14名出资股东,其中招商基金旗下的招商财富作为优先级出资方,出资额最多,高达28亿元,占比53.82%;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出资6亿元,占比11.53%;爱建信托出资4亿元。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6000万元、光大浸辉出资100万元、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100万元。

2019年2月,光大证券就光大资本向浸鑫基金的该笔投资进行了评估,并计提了6000万元减值准备。

《财经》记者综合相关公司公告等发现,光大证券近日披露的索赔4亿元本金的华瑞银行,即是通过爱建信托进行投资的。尚不清楚另一家索赔方——索赔1.5亿元的恒祥基金具体借助哪家股东投资了浸鑫基金。

不过,前述5.5亿元的索赔或只是冰山一角,未来光大证券可能面临更大金额的索赔。

公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作为浸鑫基金优先级合伙人招商财富的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已向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人民币。

招商银行此次向光大证券索赔基于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其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综合光大证券2019年的多份公告可知,浸鑫基金的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这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出资本息合计约35亿元。根据14名出资股东的出资额来看,光大证券提及的上述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其中之一为出资28亿元的招商财富。

彼时,光大证券表示,目前,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有争议,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尚待判断。

对于后续面临的更多索赔,光大证券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由于MPS涉及的关联方较多,最终光大资本的责任和损失金额尚不能准确估计,后续如有MPS项目相关诉讼或仲裁事项,公司将及时依法合规予以披露。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